美國智庫凱托學會資深研究員泰德·卡彭特日前在美國《國家利益》期刊上發表題為《華盛頓最大戰略錯誤》的評論文章,認為華盛頓在外交政策問題上正處於犯下關鍵錯誤的邊緣:同時“招怨”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大國。
  與中俄的雙邊關係
  達“報警水平”
  卡彭特認為,在過去大約一年時間內,華盛頓與莫斯科和北京的雙邊關係已經到達“報警水平”。這一動向可能給華盛頓製造出巨大的地緣政治麻煩,除非貝拉克·奧巴馬政權採取及時的糾正措施並確定更加連貫的優先權。
  文章說,先前,美俄關係已經因敘利亞、伊朗等問題摩擦不斷,今年的克裡米亞危機更讓美俄關係從冰冷走向冰凍。“從華盛頓和莫斯科傳出話語之敵對,系冷戰結束以來所未見。”不止是言語相對,美國還向北約的東歐成員國部署部隊,試圖壓制“俄羅斯擴張主義動向”;美國外交政策制定團隊中的鷹派甚至公開鼓吹要向烏克蘭直接派駐軍隊並輔以軍事援助。
  在對華關係上,卡彭特認為,華盛頓與北京的關係已經明顯變得更加容易起爭議,這一點在美國國防部長查克·哈格爾4月上旬訪問中國時尤為突出。
  “美國在一系列問題上的立場正越來越多地惹惱中國,特別是,就中國與周邊國家在南海和東海的有爭議問題,華盛頓的立場尤為招人不滿。從北京的角度看,奧巴馬政權展現的是美國對日本、菲律賓等國拙劣的支持。”
  華盛頓的做法
  或把中俄推得更近
  卡彭特說,從美國國家利益看,美國與中俄關係的持續惡化遠非“有一點令人不安”的程度。這種關係打破了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在冷戰時期的重要告誡。基辛格在1979年出版的回憶錄《白宮歲月》第一卷里強調了地緣政治基本原理:“我們與潛在對手們的關係應該是這樣的:我們給他們中每一個的選擇權,始終要比他們相互之間的選擇權更大。”
  尼克鬆政府推動美國與中國恢復正常關係正是基辛格這套理論的反映。卡彭特進一步解讀說:“按基辛格的理論,美國應當採取措施,確保華盛頓與北京、華盛頓與莫斯科的關係始終比他倆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密。這在當時是一個好戰略,現在也是一個好戰略。”
  但是,文章說,“奧巴馬政權的笨拙外交政策卻有可能催生一個不同的、一個更加不愉快的局面。華盛頓的做法也許只會把俄羅斯和中國推得更近,讓他們放下分歧……共同應對來自美國的壓力和擔憂”。
  至多只能選擇
  一個對手
  卡彭特說,在一份涉及敘利亞問題的聯合國安理會決議草案表決中,中俄投下反對票,時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蘇珊·賴斯隨後大談“反胃”、“可恥”、“不可原諒”,“那樣的態度招致莫斯科和北京的尖銳斥責絲毫不讓人覺得驚訝”。
  對於美國現行外交政策,卡彭特認為,最理想的選擇,是修複與兩國的關係。“奧巴馬政權的官員們即便不能同時讓雙方都接受,也至多只能選擇一個作為指定對手,而不是同時招怨兩個政府。”
  卡彭特說,美國政府應當明確政策的優先選項並作出選擇。“這些問題並沒有簡單的答案,”卡彭特說,“作出如此複雜的評估是制定任何有效外交政策前必須面對的挑戰。迴避這個問題而冒險地把莫斯科和北京都作為對手……不是明智選擇。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只會遭遇挫折和潛在的災難。”
  (原標題:華盛頓最大戰略錯誤:同時招怨中俄)
創作者介紹

鵝肝

tq76tqxq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